日子安定、富足:有豕才有“家”!

甲骨文的“家”=“宀”(房子 )+“豕”(猪),表明 居屋里养着一头大腹便便的猪

  “家”字在甲骨文中写作“宀”+“豕”,从字形上看是房子 里有一头猪,表明 豢养猪畜的稳久居 所,是人类阅历 迁徙走向久居 ,日子 安定 、富足的见证。“家”字是农耕社会中人们出产 、日子 多维度的写照,是农业文明开展 进程中家庭、家族、国家大事的经典描绘。而猪,在其间 发挥重要作用,她不只 是主要的肉食来历 ,在精力 领域也扮演着重要的人物 。它是普通 日子 中的物质基础、财富标志,是祭拜 典礼 中寄予情感和期望 的圣洁牺牲,是家庭、家族凝聚亲情、延续传承的寄寓和标志 。

新石器时代中期 红陶猪头北京市平谷区上宅遗址出土

新石器时代中期 红陶猪头北京市平谷区上宅遗址出土

上宅遗址属于北京区域 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,是北京区域 迄今发现最早的原始农业萌芽状态的新石器时代文化。仿生陶猪的獠牙现已 很小,吻部也变短,更多的体现 出家猪的特点。

  9000年前,河南舞阳县贾湖村,一只野猪被人类捕获。中国是世界上最早的家猪独立驯化中心之一,贾湖遗址是现在 中国已知最早的家猪出土地址 ,家猪实践 的驯化时间可能更早。猪形陶器的发现反映出原始久居 农业和畜牧业的开展 。

  汉代,养猪的经济效益好,《盐铁论·散不足》言“夫一豕之肉,得中年之收”,加上政府的发起 ,简直 家家养猪。养猪业不只 为人们提供了肉食来历 ,还为农业出产 提供了重要的肥源。这一时期呈现 了很多 的陶质猪圈和带厕猪圈模型冥具 ,盛行 于黄河流域、长江流域、珠江流域的广阔 区域 。这种典型的带厕猪圈设计,注重实用,便于积肥。

东汉 灰陶带厕猪圈北京市平谷区唐庄子村出土

东汉 灰陶带厕猪圈北京市平谷区唐庄子村出土

  研讨 发现我国汉代农业区墓葬中出土陶猪、陶鸡、陶狗等模型器的数量,以1猪:2鸡:1狗呈现 的频率较高,推测这样的规模可能是当时家庭畜产的抱负 水平。墓葬中模型器的数量是对当时社会现实日子 的一种模仿 或扩展 ,反映出汉代“抱负 家乡 的一般模式和小康规范 ”。

汉 灰陶带厕猪圈、陶猪、陶狗、陶鸡北京市房山区顾册大队出土

汉 灰陶带厕猪圈、陶猪、陶狗、陶鸡北京市房山区顾册大队出土

汉 陶子母猪母猪长11.5厘米,仔猪长7厘米

汉 陶子母猪母猪长11.5厘米,仔猪长7厘米

  玉握猪,也称玉豕、玉豚,是汉代至南北朝墓葬中较多见的随葬品。“握”在手中,不肯 逝者白手 而去,寄予逝者在另外一 个世界活得富足的祝福 。

日子安定、富足:有豕才有“家”!

汉 玉握猪

长11.6厘米,宽2.3厘米,高2.9厘米

握猪呈方形柱状,选用 “汉八刀”的雕刻方法,背部浑圆,腹部平直,一端稍尖为头,身上刻罕见条凹线纹,分别表明 出猪褶皱的嘴、大大的耳朵、勉强 的四肢等,寥寥几刀,造型生动,尽显时代精力 。

明 白玉卧猪长7厘米,宽3厘米,高2.8厘米

明 白玉卧猪长7厘米,宽3厘米,高2.8厘米

  约一万年前,人类日子 从迁徙向久居 过渡,耕种活动开始遍及 呈现 。作物的成长 依赖地形、土壤、热量、光照、水等天然 条件,适合 的降雨对农业出产 至关重要。通过观察,古人发现猪的某些习性同下雨有着亲近 的关系。从生物学属性看,猪的汗腺不发达,在酷热 天气时常常使用 水乃至 泥秽负身以解盛暑 ,下雨前的闷热时段更是如此,古人将这种现象称为“浴猪”。爻辞描写上古迎亲部队 在路上“见豕负涂”,成绩遇到下雨。《诗》中描写“有豕白蹢,烝涉波矣。月离于毕,俾滂沱矣”的大雨征候。文献中亦有记载通过观测乌云的形状来猜想 降雨的方法,称为“黑猪过河”。甲骨卜辞里,用猪和羊一同 祭祀的对象是云。在古代的祈雨典礼 中,猪常用作交流 六合 的信物。古人体察六合 更进一步将相关联的现象与地舆 、星占、谶纬等结合,赋予猪属亥、位北、色黑、配坎位、主水的特定符号意义。从新石器时代的猪龙到“豕首鳞身”的雷公,从河伯的化身到理天司斗的天蓬元帅,猪的形象被不断笼统 升华,被赋予行雨止雨的神奇力气 ,寄托了人们祈求风调雨顺、五谷丰登的夸姣 日子 期望 。

日子安定、富足:有豕才有“家”!

明 “皇贵妃宝”青玉印

长14厘米,宽14厘米,高12.5厘米